当前位置: 首页
> 公路文化 > 文化建设
青春,在风雨中闪光
发布日期:2016-11-13 信息来源:威海市公路局 作者:威海市公路管理局 浏览次数: 字号:[ ]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仁们:

大家好!

作为一名普通党员,今天很荣幸能够站在这里演讲,讴歌我身边那些普通而崇高的共产党员。

今年是我国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预计到“十三五”末,国家公路网将突破16.9万公里,为实现这一通车里程,背后有着千千万万为之奋斗的公路人。无数优秀的共产党员,他们奋战在寒气袭人的夜晚,在泥泞坎坷的崇山峻岭!他们穿过漆黑的夜幕,在烈日暴晒的工地上!他们把自己的生命挥洒在水泥和沥青当中,把青春奉献给公路事业!这就是公路人最真实的写照。

我身边就有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公路人,他叫袁金山。 2014年,曾不顾父母及新婚妻子的反对,主动请缨,去到了埃博拉病毒肆虐,贫瘠、炎热、疟疾横行的非洲工地,一呆就是两年。团聚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不到1个月,袁金山又接到了新的任务,到刚中标的新疆吐小项目担任试验室建设工作。这对于刚团聚的家人来说,就像黄爱玲的歌词“久别的人盼重逢,重逢就怕日匆匆,一次次重逢一次次离别,路也漫漫泪也朦朦”已过30的妻子早已过了生育的最佳年龄,对于这次的工作,妻子深知丈夫的选择,她忍住心里的痛,跟丈夫说“我会一直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你的,去吧!早点回来”。带着无法在父母身边尽孝的遗憾,带着无法与妻子朝夕相伴、风雨共济的愧疚,就这样,在这播种希望的5月,他踏上了新疆之路。

吐鲁番至小草湖高速公路项目位于新疆三山夹两盆所形成的三十里风区内。风力转眼间可以把“大漠孤烟直”刮成14级狂风,可将路上货车吹翻,飞沙走石将行车玻璃砸碎,有的被打的像毛玻璃一样,大的窟窿有3-4公分,小孔也有黄豆大小,窟窿四周毫无裂纹,有如枪弹穿过一般;冬季雪后道路结冰,遇到大风更是瞬间将车辆吹出路基,而我们的项目就是在这个风口上。姚喜斌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4月24日,他照常去工地,刚到现场就起风了,抬头一看远处黑压压的,心道大风来了,他赶紧喊了一句“都上车,靠过来”,刚上车还没打着火,大风裹着沙尘、砂砾乒乒乓乓砸在车上,视线不足一米,“怕是这风小不了,必须跟压路机靠在一块儿才能安全一些”,但压路机到现在还没有靠过来,他开着应急灯、持续按着喇叭,使劲把着方向盘,右脚踩在刹车上,凭感觉方位及距离缓缓的靠过去,突然一股横风袭来,车子一偏,随着“砰”的一声,一块砂砾将车右前方挡风玻璃砸裂,如果再来一块石头的话就危险了,他下意识的摸了下头上的安全帽,缩了缩身子,继续往前滑,好在他看到了压路机,将车停好,又钻到后排座椅上,赶紧给工地上的员工打电话确认安全情况。吐鲁番不但是“风库”,还是大名鼎鼎的“火洲”,工地紧邻火焰山,最高气温49度,地表温度83度,是名符其实的"中国热极",姚喜斌和他的团队就是踩在这种可以煮鸡蛋的戈壁滩上旁站监理,一站就是一天,中暑对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轻的喝一瓶藿香正气水接着干,严重点去车里躺一会再干……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威海公路人还一直坚守在火焰山下,奋战在渺无人烟的戈壁滩里。

李振旭,也是一名老党员,一直奋战在太行山下的工程一线,多次被山西省建设单位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可近几年身体一直不好,但因为工作一直没顾得上去检查、治疗,本想等干完山西吕梁项目就回家休养,结果新中标的长临项目,业主指定老李做总监,李振旭当仁不让的立刻奔赴长临,作为代建班子负责人,他常常忙于协调现场征地拆迁、工程前期基建等工作。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使得李振旭的身体每况愈下,5月14日,在工地现场猝然昏倒、不省人事,同事紧急送往当地医院。大夫说幸亏发现及时,抢救了过来,再晚一点就危险了,目前还在治疗阶段,仍有半身不遂的症状。

还有我们扎根边疆十几年、甘做边疆筑路石的好党员毕文志,还有立志为青藏高原公路事业奉献终身的老党员孙志磊等等,等等。他们都是在平凡的岗位上为党的先进性注入亮丽的色彩!如同一棵小草,你也许会觉得它渺小,甚至会忽视它的存在,但正是千千万万棵小草装点着祖国的大江南北,锦绣河山!

我的演讲完毕,谢谢大家!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